024章 生意人

在线书吧欢迎您!
    等秦风回到家中,只见秦大富坐在厅堂,抿着茶,脸上无任何表情,似乎在等着秦风。

    “爹,我回来了!”

    秦风发现这几次晚上回家总能看到秦大富坐于厅堂,也只当是秦大富的一个习惯了。

    “风小子,过来坐!”

    秦风看秦大富的模样似乎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一般,所以也没着急回自己小院,而是顺着秦大富的话坐在了厅堂,随之有下人奉茶而上。

    “爹,怎么了?看你好似有什么心事?”

    秦风自从修行了《一念经》,只觉得他看人似乎能在这人的表情中看到这人脑海中的想法一般,虽然微乎其微,但是秦风还是有这种感觉。

    再加上今日秦风用肾虚草开发了自己的精神力潜能,更是与《一念经》相得益彰。

    随着秦风的话,秦大富的眉头微皱,端起茶杯轻抿一口放下,望着厅堂大门。

    秦风看的秦大富如此模样,心中暗道:这指定是有事??!到底是什么事能让自己的老爹显出愁容?

    “风小子??!这几日我也调查了刘家之事?!?br />
    “哦?爹,情况如何?”

    秦风一听是刘家,上了心思,至今他都不明白刘家怎么敢对付他秦家,要知道两家虽然都是青峰镇望族,这刘家可还没到能与秦家旗鼓相当的地步。

    要说这以前吧!还有老道在后面,但是现在老道已死,秦风想不明白!2

    “刘家的刘家酒馆你是知道的吧?”

    “知道??!”

    秦风看着秦大富,不明白秦大富这是何意。

    “刘家酒馆花大资金请了京城的一位名气极大的酿酒师,将会为刘家……”

    “爹!我还以为啥事,我不是跟你说过给了康叔一方酿酒法吗?这都不用担心!”

    秦风对1级灵酒有绝对自信,再加上他已经尝过1级灵酒的滋味,他可不相信有什么酿酒师能酿出与1级灵酒不相上下的酒。

    只见秦大富听完秦风的话后皱了一下眉头,他当然知道秦风说的那个酿酒法,但是他根本没有当回事。

    “风小子,刘家请的可不是普通的酿酒师……”

    “爹!我那酿酒法酿出来的酒可不是一般的酒能比得上的!”

    “何以见得?”

    “爹,你让康叔给你打来一壶,尝一尝不就知道了!”

    “现在?我记得你是昨天还是前天刚把酿酒法给了你康叔吧?这才……”

    “爹!你去让人找康叔,让康叔带过来一些不就知道了!”

    秦风感觉自己说再多也没有任何意义,某伟人不说了嘛“实践出真知”,既然不相信,那就尝一尝吧!

    秦大富看着一脸笃定的秦风,秦风的自信他不知道从何而来,但他还是决定试一试,这也许就是生意人的一种精神在里面吧!敢干敢尝试!

    “来人!去酒馆请秦康秦掌柜过来?!?br />
    “爹!康叔现在应该在咱们酿酒坊,还是去酿酒坊请去吧!”

    “听见没?去酿酒坊!”

    来的下人也听见了秦风的话,低头弯腰表示自己知道,也不多说话。

    这下人心里直叨咕:老爷被秦大傻子害得不轻??!越来越听大少爷的话了!我以后得小心点儿。

    不自觉的,这下人心中所想就对秦风换了称呼,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去??!还愣着干什么?”

    秦大富抬眼看这下人还在那弯着腰拱着手,脸色不太好,暗道这下人没有眼力见儿。

    “是!是!少爷,我这就去!”

    这下人一着急,竟是喊的秦风,说完他自己没察觉,已经跑了出去。

    秦风看着跑出去的下人,一脸的莫名其妙,什么玩意儿?秦大富亦是看着那下人,这下人只怕是要倒霉了!

    …………

    秦家酿酒坊,虽然已是夜晚,但是里面灯火通明,还可以看到许多人影在晃动。

    “这1级灵酒就是不一般??!这出酒率,酒色,酒香皆是上等!”

    秦康在这些酿酒的器械中转悠着,脸色微红,似有醉意,口中更是对1级灵酒赞不绝口。

    “秦掌柜,这次的酿酒法可不一般??!真的是我今生见所未见!”

    在秦康的旁边有一位须发皆白的瘦弱老者,扶须看着酿酒器械而叹,脸带欣慰之色,这是秦家酿酒坊请的高级酿酒师—白酒明。

    在白酒明的身后还跟着他的徒弟,一个满脸笑意,眼中偶有精光划过的少年郎。

    此时,少年郎跟在两人身后,看起来很是恭敬,那双耳朵时而动一下,显示他听的很认真。

    “还是得有白大师??!不然光凭我这偶尔所得的酿酒法,怕是不一定能酿出如此佳酿!”

    “不知道秦掌柜这酿酒法到底有何区别?竟会……”

    “小童,不该你问的就别问!”

    跟在白酒明身后的少年郎听见秦康说到酿酒法,眼睛一亮,还没等他的师傅白酒明开口,他倒是先问上了。

    白酒明乃是酿酒这方面的老工匠,又岂能因为这少年郎而坏了规矩!连忙开口阻止了少年郎的话。

    “是!是!师傅,秦掌柜,我年少不懂事,还请勿怪!”

    “小童啊……”

    “秦掌柜,秦家大院来人说是找您!”

    “好!我马上到!这个……白大师,你先看着,我先去忙!”

    “好!好!去吧!”

    白酒明说了一声,把目光转向了酿酒器械上,仔细盯着,怕有地方出错,这美酒他可不允许有任何差错。

    白酒明旁边叫小童的少年郎则是看着已经出去的秦康,眼中有流光暗转,随之转过身来,跟在白酒明身边。

    “小童??!咱们身为酿酒师,要懂得一些规矩,以前是我没放在心上,现在你可要听好了!……”

    白酒明在秦康走后突然变得严厉起来,虽然白酒明没有看少年郎,但是少年郎小童还是恭顺地低下了头,仔细聆听。

    秦家大院,厅堂。

    “爹!刘家是不是靠上了谁?怎么会……”

    “风小子,这些你不用管!一切有爹在呢!”

    “爹!……”

    “老爷,秦康秦掌柜到了!”

    秦风还想说什么,被进来的一个下人说的话打断了,他也只好停住了口。

    “有请!”

    秦大富说完,过了不一会儿,一位下人带着秦康来到了厅堂。

    “见过老爷!少爷!”

    秦康为秦家支脉,说起来只是沾亲带故,并不能真正的算是秦家人,所以这些礼节是必须的。

    “秦老弟辛苦??!快坐!快坐!”

    秦大富是生意人,当然更知道怎么去笼络人心。待的秦康坐下,已有人奉茶而上。

    “秦老弟,我家这风小子这些年可没少给你添麻烦??!”

    秦大富当然也知道秦风没好之前经常去青峰酒馆了,至于好了之后秦风也经常去不知道他知道不知道。

    “秦老哥,风小子这些天突然好转可是弄得我有些懵,不过……”

    秦康听得秦大富如此说倒是改了口,由此也可见他与秦大富之间的相熟程度绝非一般。

    听见秦康说秦风的好转之事,秦大富面上也是挂满笑容,不管怎么样,在他眼中他的儿子就是他的儿子。

    听到秦康说“不过”两字,秦大富望了过去,等着秦康的下文。

    “不过,风小子这两天给了我一方酿酒法,可是让我寝食难安??!”

    秦康说完,像是想了什么好事,脸上挂着陶醉的笑容。

    “哦?难道风小子又给你添麻烦了?”

    秦大富一脸疑惑的看了看秦康,又看了看秦风,一脸懵逼,暗道:真有酿酒法?但是为什么寝食难安?

    秦风则是在一旁无语的看着自己这两长辈在那打哑谜,明明几句话都能说好的事,到了两生意人嘴中怎么就绕来绕去的!听的让人心急!

写私信

评论一下鬼运共享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