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破诡局·入门

在线书吧欢迎您!
    秋意渐浓,天气越来越不好。

    三天两头就秋雨绵绵,送来一波冷似一波的凉意。露水也一阵重似一阵,早上出门不小心就会湿掉半双鞋。白霜恨不能马上学会御风而行。

    或者,赶紧妖化给自己张双翅膀也成。

    偏就是这样的天气里,她开始了宗门和胡家两头跑的日子。那天清晨回来的师父摸出一半玉牌给她:“小霜,这是玄家宗门的玉牌。另一半在宗门里,你且拿着,别弄丢了?!?br />
    胡长宁身披厚被子盘腿坐在床榻上,手里端着树妖新煮的姜茶,辛辣的气味随升腾的白雾窜进白霜的眼睛里。

    她伸手从师父冰凉的掌中拿过刻有驱魔师标志和一个“霜”字的半截莹白玉牌,抿了抿唇,今天的师父看起来特别疲惫。甚至还有刻意同她保持距离的倾向。

    先是停在半空的手,现在白霜一拿过玉牌,胡长宁就立即缩回手捧着姜茶一饮而尽,尽管姜茶的辛辣足以把人呛出眼泪。

    “小霜,从今天起你就是名正言顺的玄家弟子?!彼芽胀氲莞⒂谝慌缘氖餮?,顺势裹着被子倒下,“明早收拾一下,搬去宗门吧?!?br />
    什么?!此言一出,白霜握着玉牌的手立时僵住。一旁的树妖更是直接瞪大不可思议的眼睛,浅紫色的眸子盯着胡长宁。

    后者翻过身,面对床后的墙壁,又拉过被子将自己整个蒙好:“梧桐你还是跟在小霜身边,必要的时候负责她的安全。此去宗门……多加小心?!?br />
    “师父?!卑姿战粲衽撇唤獾目醋趴彀炎约汗刹霞氲暮つ?,“为什么我要搬去宗门?”

    她是胡长宁的徒弟,虽然有些术法知识需要在宗门内学习,进阶测试也在宗门。但主要负责教授并带她的师父就是胡长宁没错,且胡家就在烈火镇边上的村子里,不符合住在宗门的条件啊。

    树妖也懵了,跟个悍妇似的插着腰道:“胡长宁,你说清楚是怎么回事?那里面可是有要你徒弟命的混蛋,你就这么把小霜丢进虎口狼窝?都这么大把年纪了,生气也要有个限度?!?br />
    梧桐以为是白霜坚持要进宗门彻底惹恼胡长宁。

    她这责骂的气势把一旁的白霜吓得一愣一愣的,师父在自己的式神面前到底没尊严到什么地步?

    偷眼瞧立在床头的石妖,他倒是毕恭毕敬,面色担忧的望着胡长宁,和树妖大不相同。甚至,拧起了眉,似是不满梧桐对胡长宁发火。

    石妖方脸的唇动了动,正想说什么,对面的“蚕茧”忽然道:“这是宗门的安排,等时机一到,自然会回来。你们都出去吧,我累了?!?br />
    “……”树妖轻哼一声,带着无可奈何的意味嘀咕:“固执的死老头子!”

    白霜将手中凉凉的玉牌握出温度,嘴上没说话,心里却思绪万千。师父这般忽然冷淡的态度,是开始怀疑她了吧?

    抹去试炼那天的担心不说,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反杀蜃妖,胡长宁一冷静下来或多或少总会产生怀疑。加上宗门里的那些长老们对她是被胡长宁在凤凰渊中捡来的这个背景颇有微词……

    师父对她的信任只怕正在土崩瓦解。想着他如山的背影,还有曾真真切切为自己心忧的模样,白霜心里就一阵难受。

    她很想知道,自己睡着后被树妖带回家的这段时间里,宗门的那些长老都给师父说了什么!

    思及此处,白霜不禁将玉牌攥得更紧,上面的花纹都在白皙的肌肤上印下白中泛紫的痕迹。许久,树妖过来拉她,白霜这才张开紧抿的唇瓣轻声道:“是,师父?!?br />
    关上门,天边已经泛亮,像一只正要睁开的睡眼。

    “方脸,那些老家伙给他说什么了?为什么要把她送到宗门去???!”树妖在院子里发怒,直接拎过石妖的衣领怒道,“他那样子明显是生病了,我如何丢下生病的他去?;ふ庋就??”

    石妖除了妖力不错,烧火和收拾屋子可以外,照顾人、特别是病人这种事是万万做不来的。她若走掉,胡长宁怎么办?

    树妖的一束头发忽然变成枝丫指着白霜,眉头已经全部直立,两撇好看的眉毛成了“||”样,配上紫色忽然变浓的眸子和褐色加深的唇瓣,很是毛骨悚然。

    “主人既然已经决定,我们又何必深究?他才是主人?!笔遄欧搅?,说出来的话却带着极不服形象的妖娆音色。

    不过,明显的怒意并没有受到半点削减。他扯开树妖的手,转身站在门口守着:“我们有各自的责任,作为一个式神,你应该谨记自己的职责?!?br />
    白霜用玉牌拨开快杵到自己脸上的枝丫,目光飘向晨曦里的塔楼。搬去宗门也不一定是坏事,她要的东西在哪里呢!

    这厢,树妖被石妖怼得火冒三丈。这臭石头还是这样子,安静的时候像个死的,动起来却能砸死个人!而且,还说的她无言以对。

    罢了,作为一个聪明圆滑的树妖,她和一个石妖吵什么?梧桐瞪石妖一阵,舒了眉,扭着纤腰离开:“……愚笨的石头!”

    方脸见她转身,一直绷紧的脸瞬间送下来,眼中重新浮上忧色一瞬不瞬的转脸看着身侧的房间。这一幕,恰好被正要进屋子的白霜尽数收进眼里。

    “你可有能让石妖说实话的术法?要我能使的那种?!卑姿そ?,一边开始收拾一边在心中问尾火虎。

    它此时正在为白霜能住进宗门开心,听她的想法传过来,不由得愣了一下才回道:“你……该不会是在为胡长宁的态度耿耿于怀吧?”

    额,这厮何时竟和自己如此默契了?白霜扬眉,回了个是。

    然而,尾火虎还没来得及开口。白霜就被一根树枝缠住腰肢往门口一拉,梧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收拾行李要怎么来,看着?!?br />
    说着,树妖脚下忽然冒出一大片蛇似的树根,狂风卷落叶般瞬息便将行李收拾完毕。

写私信

评论一下宁为妖物